您当前所在位置:首页 > 组织建设 > 党建动态 > 正文
临安一位农村老党员的“特权”
发布时间:2017-07-01 来源:杭州日报 作者: 点击量:1115次

 

临安距离杭州最远的乡镇是清凉峰镇,镇上最出名的就是石长城村的栈岭水库。“40多年前,这里的集体劳动可热闹呢。这个水库,就是老书记带领我们,用肩膀一担子接着一担子,挑石头建起来的。”74岁的石长城村村民陈德祥提到的这位老书记,就是清凉峰镇石长城村老党员叶永胜。
最后一次告别 最后一笔党费
2017年5月8日晚8点左右,写完歪歪扭扭的“永胜告党”四个字后,身患胃癌的叶永胜陷入昏迷,再也没有醒来。9日凌晨1时,84岁的叶永胜去世。
“爸爸写字的时候,头上不断冒出大颗大颗汗珠,写一笔休息一下,写得很艰难,4个字他写了近30分钟,他是想向党作最后的告别。爸爸把党当成自己的母亲,把自己当成党的孩子,他离世之前最后一件事,就是跟自己的母亲告别。”叶永胜的女儿叶碧兰一边说着,一边用手抹眼泪。
许向上是叶永胜生前所在的马啸乡企业办党支部委员。距离叶永胜去世前一周,他去临安市人民医院探望。
“当时,他的身体已经很不好,眼睛几乎看不见了。见到我立刻就有了精神。在枕头底下,他摸索了半天,拿出一件衣服,从口袋掏出20块钱,很认真地嘱咐我说,这是今年的党费,一定要按时交上去。”许向上说,这是有着57年党龄老党员叶永胜的最后一笔党费,交到了2017年底。
“年高老子”的三次受伤
“我们村有个看雷管、炸药的‘特权’,就被叶永胜主动抢走了。”现任石长城村党总支书记陈国金说,建于上个世纪70年代的马啸二级电站在2002年进行了一次整修。建水库用的雷管、炸药都是村民眼里的紧俏货,需要找个认真负责的人看管。
70多岁的叶永胜二话没说就主动扛起这份党员“特权”,背着铺盖住进水库工地的简易棚。这一住就是两年,没有一分钱的报酬。
“在工程完工前一个月,他的肺部已经严重感染,却一直不肯去医院,病情没有及时治疗发展成了肺积水了,到杭州就住院两个多月。”说起这次受伤,叶永胜84岁的老伴刘益仙眼眶一下子红了,但又始终微笑着说,她支持老头子所有的工作和决定,“这一辈子,都看着他风里来雨里去地忙,不着家,不注意自己的身体。但他给子孙树立了一个好榜样。”
在叶碧兰眼中,父亲的形象一直很高大。她还记得小时候,有一年过年,正是临安山上最冷的时节。当时,叶永胜带领村民正在修建栈岭水库。“新年前夕,抽水泵被冲到了水库的水中,这是一件很贵重的集体财产。但水里的浮冰都有两尺多厚,没人敢下去捞,怕有生命危险。爸爸不管那么多,跳到水里,把抽水泵捞了回来,之后,他自己却昏迷了一天一夜。”
在村子里,大家都尊称叶永胜为“年高老子”,陈德祥说,这是因为老支书总是“扛最重的活,干最危险的活。”比如,修水库时,他能把最重的石头搬到高高的山上。
“我年轻时就和老书记一起在山上为集体伐木,这种活很苦。滑木头下山的滑道很长,上面送木头的人看不到下面接木头的人,很危险,一不注意就会砸到人。中午,我们会有一个小时的吃饭休息时间。老书记经常顾不上吃饭休息,趁着山下人少,多滑些木头下山。有一天中午,他又不见了,找到他时,他脚被划伤了,很大一个口子,裤脚都染红了,缝了十几针。”
留下三笔遗产 比黄金还珍贵
叶永胜做大队支书时开始种的生态公益林,现在已经发展到了10000多亩,每年给村里带来了近40万元的收入,用于全村400户人家的合作医疗保险。栈岭水库也建起了4个发电站,每年可以为村里带来20万元的集体收入,用于村子基础设施建设和公共服务。“老书记就给村里的集体经济打下了基础。”陈国金说,叶永胜给村里留下的绿水青山变成了金山银山。
“凡是村里的大小事,老书记都会来帮忙。”石长城村村委会主任陈林辉说,5年前,村里规划开发旅游景区,叶永胜积极出谋划策,对生态的保护、水资源的开发利用都提出自己的意见。“他告诉我们怎样做一名好党员、好干部。”陈林辉说,这是叶永胜给村里党员留下的精神财富。
而对家人来说,叶永胜留下的是好家风。
“爸爸不占公家一点便宜,哪怕是政策允许的事,爸爸也不替我们争取。”叶碧兰说,上世纪七八十年代,乡镇企业兴盛,当一名拿工资的工人是一代年轻人的梦想。“我高中毕业在当地算得上高材生,爸爸把我去企业工作的机会,让给了家庭困难的群众。”叶碧兰说,虽然有些遗憾,但她理解爸爸,“靠自己的本事吃饭是爸爸对我们的一贯要求。看起来爸爸这一辈子都在‘吃亏’,但爸爸得到了比黄金还珍贵的村民的爱戴,给予了我们比黄金还珍贵的自我奋斗的精神。”
好家风不仅温润了一个好家庭,也让一个个优秀人才从这里起步,在不同岗位上建功立业。
“我是家里的第三代共产党员,我和我妻子谈恋爱时,还在乡镇工作,爷爷就经常对我说,共产党员治家更要严,在家风方面的道德标准应该高于普通群众。调到市里工作后,爷爷不忘提醒我,做领导干部是党和人民的信任,心里得时刻装着老百姓,廉洁修身、廉洁齐家,在管好自己的同时,严格要求家人和身边工作人员。”叶永胜的大孙女婿、临安市政法委副书记汤文卓说,好的家风成为他干事创业的基础。
夏日,水库边上凉风习习,山上树木繁盛,清泉在石头上流过,偶尔有车辆经过水库边上的盘山公路。陈德祥说,老书记当年在水库边种下水杉树,现在都要用双手才能抱住了。“心里装着老百姓的村干部,为老百姓办事的党员,大家永远都记得他。”
“最后一次党费”见证忠诚与初心
本报评论员 翟春阳
“最后一次党费”对我们这一代党员来说,就是一堂唤醒初心、激活信念的党性课。
张水根,杭州市经委退休干部,5月28日走完了他90年的人生。张水根同志1953年入党,64年的党龄。6月5日,他的三个女儿受老人家生前所托,将“最后一次党费”(5000元)交到了市经委离退休服务中心一总支第九支部黄文祥书记手中。
叶永胜,临安清凉峰镇石长城村老支书。5月8日,84岁的老支书在昏迷前的最后一刻,亲手将两张有点褶皱的纸币交给前来看望他的支部委员许向上,这是57年党龄的老支书“最后一次党费”,交到2017年底。
“最后一次党费”,不是新闻。有无数这样的老党员,在弥留之际,依然不忘初心,牢记着自己的党员身份,关心着党的事业,坚守着党的信念,保持着对党的忠诚。这是绝对的忠诚,这是炽热而质朴的爱,这是“虽九死其犹未悔”的坚贞。
“最后一次党费”之所以让人动容、让人肃然起敬,是因为并不是每一个党员身上,都有着对党这么至死不渝的忠诚,都有着对党这么炽热的情感。不必讳言,我们中的个别党员,其入党的“初心”本来就不那么纯正,他们只是把“入党”当成一块个人利益的敲门砖;还有个别党员,他们在成长过程中,律己不严,偏离了正确的方向,信念动摇了,立场摇摆了,党性迷失了;甚至有个别党员,台上讲起清正廉洁掷地有声,背地里以权谋私、前腐后继。
切莫把“党费”当成小事,“党费”关系着一个党员的“大节”。首先,交党费是敬畏“党纪”的表现,是“党章意识”的表现,是“党员意识”的表现。交党费就是要亲手交,交到自己所在的党小组、党支部,不能找人代交,不能在工资中“代扣”,交党费的那一刻,你就会意识到自己是一个党员,而不是一个普通群众;“党费”会提醒你严格要求自己,因为你背后有无数群众的眼睛。
交党费还是党内组织生活的一部分,不交党费、拖欠党费,意味着一个党员与党组织的脱离、与组织生活的疏远。还是以张水根同志为例子,在其病重住院期间,却依然挂心着支部换届,时不时问护工:“支部换届改选大会的通知收到没有?”这与当下个别党员总是躲着组织走,躲着组织开展的活动走,甚至不愿光明正大公开自己的党员身份,是一个多么鲜明的对照!
很多人都读过王愿坚的小说《党费》,小说的结尾是这么说的:“一筐咸菜是可以用数字来计算的,一个共产党员爱党的心怎么能够计算呢?一个党员献身的精神怎么能够计算呢?”党费交不交,差的不是钱,差的是党性。“最后一次党费”对我们这一代党员来说,就是一堂唤醒初心、激活信念的党性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