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所在位置:首页 > 组工文化 > 组工风采 > 正文
祁爱群:挺立雪域高原的丰碑
发布时间:2011-08-10 来源: 作者: 点击量:22256次

新华社北京5月11日电 (记者尕玛多吉、邱红杰、李鹏翔)一个名字,一位女性的名字在世界屋脊传扬……

  作为一名长期从事组织人事工作的干部,她被人们亲切地比喻为"高山雪莲"。这种生长在海拔五六千米冰峰雪岭上的奇葩,不仅耐高寒,傲霜雪,而且美丽圣洁,治病救人,正可以用来形容一位公道正派、清正廉洁、爱岗敬业、无私奉献的组织工作女干部。她也正如高山雪莲一样,不断地挑战着地理和心理的海拔线,一次次跨越人生价值的崭新境界,让生命之花开放得无比绚烂。

  如今,这朵美丽的雪莲花却只能永远地绽放在人们的心里--2003年12月13日,她突发脑溢血,倒在工作岗位上,年仅41岁。

  她就是全国优秀组工干部、原西藏自治区那曲地区班戈县委组织部部长——祁爱群。

  "总是要有人在边远地区、在条件不好的地方工作"

  祁爱群人生的最后三年是在西藏那曲地区班戈县度过的。

  2000年10月,她走马上任,到藏北班戈担任县委组织部长。

  那曲是藏北重要的牧区,这里平均海拔4500米以上,空气中的含氧量不到海平面的一半,风沙肆虐,大半年下雪,最低气温达零下40摄氏度,对任何生命来说都是严峻的考验。尽管环境十分恶劣,祁爱群却把这里作为放飞理想之地。1984年,21岁的祁爱群从西藏农牧学院毕业,主动要求来到这里,把最年富力强的青春岁月献给这块45万平方公里的土地。

  班戈县,位于那曲地区西北腹心地带,海拔4745米,比那曲地区首府那曲镇整整高了200多米。长期在西藏工作的汉族干部都有体会,在海拔4000米以上的地区,每升高100米,甚至50米,人体的高原反应都会不同。

  在那曲西部四个条件最为艰苦的县里,37岁的祁爱群成了第一个县级汉族妇女干部。

  "她完全有理由不去那里工作",原那曲地委分管组织工作的副书记李清波说,她自己身体不好,家里有老人孩子,她自己也更喜欢原来专业对口的农牧系统的工作。"但当我把到县里的情况给她讲了之后,她不再有丝毫的犹豫,表示一定要把班戈县的工作做好。"

  李清波所说的情况,是指当时班戈县基层组织人心不稳,乡镇党委政府工作不能有效发挥作用。祁爱群开展工作面临的困难重重。

  听说祁爱群要去班戈县工作,最心疼的要数丈夫袁勇。他们是大学同学,同一年来到那曲,在工作中逐渐走到了一起。相濡以沫十几年,袁勇最了解妻子的情况。他担心地说:"你不要命了?班戈是你一个病人去的地方吗?"

  祁爱群想不出更好的理由来安慰丈夫,只是拉着他的手说:"放心吧,我会照顾好自己的。今后你也只有自己多保重了。"

  袁勇最终还是理解了妻子的心曲。在一次旅行中,他们在火车上遇到的几个外地旅游者问他们,怎么能够在这种恶劣的条件下工作呢。祁爱群平静地说:"总是要有人在边远地区,在条件不好的地方工作的。"妻子并不闪光的话语,让旅游者无言,也让丈夫由衷地感动。

  "党就像一颗大树,基层组织就是根枝。作为组织部部长,首要工作就是要让这棵大树枝繁叶茂"

  在当地人眼里,班戈县是个"太阳晒脱皮,天天穿棉衣、氧气吃不饱,风吹石头跑"的地方。而对一个汉族女干部来说,困难远不只此。

  祁爱群上任不久,工作上的挑战就接踵而至了:乡镇行政机构改革中解聘和下岗的几十个干部,接二连三地到地区行署上访;县里公务员年度考核结果上午才张贴上墙,中午就有人在上面打叉或者干脆撕掉,还有人贴小字报发泄不满;不少乡镇干部文化水平低,基层干部人才匮乏……当时同样调到班戈和祁爱群共事的县委书记帕巴群增说,祁爱群是在班戈县干部情绪最不稳定的时候到了那里。

  一到班戈,祁爱群就开始到每一个乡镇和单位调查摸情况。高原上的调研不同于内地,那里的每一次出行都是几个小时的长途跋涉,都是对身体的一次严酷考验。同事们常为这位看上去柔弱的女子担心,她却安慰大家:"组织部长要是不下去,怎么能做到心中有数呢?又怎么能保证对干部做到客观、公正、平等呢?"

  2003年4月,那曲羌塘草原依然大雪纷飞,祁爱群到离班戈县城100多公里的青龙乡考察干部。100多公里的路程,吉普车颠簸了四个多小时。在近5天的时间里,祁爱群一个个地找干部谈心交流,帮助年轻干部们想办法、出主意,常常一谈就是一两个小时。晚上,她就住在冰冷的会议室里,还点上蜡烛整理白天的谈话内容,早晨醒来,头发上都结着一层白霜。为了不给乡里添麻烦,祁爱群每天的主食就是自带的方便面,有时她也有滋有味地与乡干部一边吃糌粑,一边谈工作。5天后回到县城时,她瘦了5 斤多。

  就这样,祁爱群很快跑遍了全县十个乡镇。她随身携带的一个小本子上,写满了密密麻麻的名字,详细地记录着各种人才信息,那是她为各个乡镇物色到的年轻干部。可她自己从到班戈县工作后,几乎每天早上都流鼻血,洗脸盆里的水经常被染红。

  在调查研究的基础上,在祁爱群卓有成效工作的基础上,从2002年开始,县委对干部进行了较大调整。全县先后有45名干部走上科级领导岗位,平均年龄比过去小4岁,文化层次有了较大的提高,优化了班戈县干部队伍结构。一批有知识、能力强、思想活跃的年轻干部走上乡镇领导岗位,成为建设班戈各项事业的中坚力量。

  在祁爱群看来,"党就像一棵大树,基层组织就是根枝。作为组织部部长,首要工作就是要让这颗大树枝繁叶茂。"

  2002年2月,班戈县机构精简,按自治区党委组织部要求,乡镇干部必须在30岁以下,中专以上学历,但全县乡镇干部中竟无一人合格。祁爱群在征求县委意见后,从县机关抽调13名藏族、汉族中专毕业生,直接分配到乡镇工作,经过一年的锻炼,将考察胜任者提拔为乡、镇长。

  针对部分基层组织作风涣散、组织松散、战斗力不强等问题,县委组织部及时对95个村党支部实行改选,对14个县直机关党支部重新归并整合,调整充实支部书记、副书记及成员,使基层组织的核心作用得到发挥和增强。

  "组工干部掌握着党和人民赋予的权力,没有一颗公平、公正的心是做不好、也不配做组织人事工作的"

  2002年,一个年轻人拿着礼品找到了祁爱群,要求调离班戈,到条件更好的地方工作。祁爱群诚恳地对他说:"你在哪里工作要由组织决定安排,我个人无能为力。"

  "是我的礼不够重?还是我的后台不够硬?"正当这位同志反复琢磨时,祁爱群做的另一件事彻底打消了他的念头--一位县领导的爱人工作表现太差,在年度考核时,祁爱群一点不留情面,给了她一个"不称职"的评价。

  有一年,县里两名职工到地区出差,事情早就办完了,却迟迟不归,最后实际所用时间远远超出规定时间,祁爱群立即扣了两人的超假工资,并在全县干部职工大会上通报。曾有人给祁爱群打招呼不要这样做,她却严厉地说:"我绝不让一个人无原则地吃亏,也不让一个人无原则地占到'便宜',做事公道才能让干部满意,让群众满意。"

  有人因此说她是"铁面人",但更多的人因为得到她的热情帮助,因为她的平易近人,而真切地感受到她对同志春天般的温暖。

  民政局干部张旋坤,由于高寒缺氧,2000年被诊断患有高原性心脏病。2001年开始,张旋坤的病情日益加重,平时吃饭边吃边吐。祁爱群了解到这些情况后,几乎天天跑到张旋坤家中看望他。自己休假时,祁爱群也时常打电话询问他的病情,并给他捎回来药物。祁爱群还多次专门到有关部门反映情况,要求将张旋坤调到自然条件好一些的地方工作。2003年,经过组织上的协调,张旋坤调到低海拔、气候较好的林芝地区波密县工作,身体状况明显改善。

  张旋坤说:"我是一名普通干部,跟祁爱群同志不沾亲不带故,也没给她送礼,但她这么毫无条件地帮助我,让我感动。"

  为真实掌握党员干部的情况,祁爱群用大量的时间深入基层、深入群众,实地调查。

  "组工干部掌握着党和人民赋予的权力,没有一颗公平、公正的心是做不好、也不配做组织人事工作的。"祁爱群常说,公道正派是组工干部的立身之本,为人之道,正气之源。

  2003年,她组织了对全县27个县直单位和10个乡镇所有干部的摸底考察,并根据反馈意见,提出了县直部门、各乡镇领导班子调整使用意见,使各级班子得到更为科学合理的调整,对工作成绩突出的年轻干部破格提拔使用。整个乡镇工作的局面迅速改观。

  对于解聘和聘用干部这件极为敏感、繁杂的难题,祁爱群没有回避。她多方联系,协同财政局反复核算、及时兑现了全县103名解聘干部的全部生活补助费,做到了无一人遗漏、无一人少发、无一人提意见。

  原地委副书记李清波说,在祁爱群担任组织部部长期间,班戈县的党员队伍不断壮大,上访减少,经济发展,社会稳定。

  "年底事多,我争取春节早点回来,咱们好好过个年"

  班戈县每晚11时左右停电,但每到深夜,当县委办公楼几间办公室烛光摇曳时,人们就知道那是组织部的同志还在工作。

  组织部的工作千头万绪,祁爱群常常带头加班,有时太晚了,她就让同事们先回去休息,而自己则通宵达旦。周围的人总说祁部长"每天三个班,一周上七天"。每天,高原反应引发的多种疾病反复困扰着她,她默默地坚持着。

  在同学和朋友的眼里,祁爱群曾是一个美丽的姑娘。她的老同学刘俊雅说,自从到班戈县工作后,祁爱群变得很憔悴,甚至比同龄人要苍老许多。

  就在祁爱群去世的前10天,她带领两位同志赶到那曲镇,在夜以继日地做完了班戈县干部职工调资报表后,又匆匆返回班戈县。临走时她已患上感冒,丈夫袁勇劝她说:"好好休息两天,把感冒治好了再去吧!""年底事多,我争取春节早点回来,咱们好好过个年。"祁爱群说。然而,这一别竟成永诀。

  2003年12月12日,祁爱群主持召开了县直机关干部和离退休干部大会,传达了地区组织人事工作会议精神。13日,她召集县直机关科级以上干部,部署全县公务员年度考核。一天下来,工作完成了,脸色苍白的祁爱群却倒下了。

  18时许,平时就患有高血压的祁爱群,因过度疲劳引起脑溢血。22时02分,因抢救无效,祁爱群的心脏停止了跳动,年仅41岁。

  人生奋进无终点,河水长流润无声。那摇曳的烛光熄了,班戈县的干部群众难掩悲伤……

  12月15日,班戈县委、县政府为祁爱群举行了简单的遗体告别仪式。班戈县干部职工和群众闻讯赶来,用洁白的哈达围绕着她的遗体,寄托无限的哀思……

  有人说,人的生命可以很短,生命的价值却可以很大。祁爱群用41年的短暂人生,在雪域高原铸就了一座"无字丰碑"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