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所在位置:首页 > 组工文化 > 组工风采 > 正文
一位共产党员的追求 追记宁波市委组织部原副部长颜志定
发布时间:2013-12-13 来源:浙江在线 作者: 点击量:22252次

浙江在线07月22日讯 “人的一生应该怎样度过?”80年前,奥斯托洛夫斯基在《钢铁是怎样炼成的》一书中提出了这一严肃命题。

80年后,中国宁波的一位86岁老共产党员———宁波市委组织部原副部长颜志定用自己的一生作出了响亮的回答。

“我是一名共产党员,要像爱护自己眼睛一样珍惜这一光荣称号,保有一颗为人民服务的心灵,保持共产党员先进性。”这段写在工作笔记上的话,是他一生的真实写照。

5月2日下午1时半,有着整整60年党龄的颜志定永远地闭上了眼睛。在生命的最后时刻,他再三叮嘱家人:再交三个月的党费;丧事从简,不开追悼会,不给同志和亲友添麻烦,因为“我是一名共产党员!”

尽管家属保密,人们还是从四面八方赶来送他最后一程。5月4日出殡那天,花圈从县学街181号201室,沿着楼道、墙门,里三层外三层,一直摆到大街上。送花圈的有颜志定生前的老领导、老同事、老部下,更多的,是他帮助过的普通老百姓……

凌晨5时出殡,隔壁楼道一位双目失明的邻居惊醒了,执意赶来,说:“为何不让我代他去死?!这么好的人应该长命百岁!”

不论职务高低,都是人民的勤务员

———摘自颜志定的工作笔记

颜志定从基层一步一个脚印成长起来,先后在宁波海曙区政府、区委,宁波市委党群口、机关党委、人委办、机关党委工作,担任过宁波市园林管理处副主任、党总支副书记、主任、书记,市城建局党委委员和宁波市委组织部副部长兼市人事局局长。岗位不同,职务升迁,群众在他心中的分量永远最重!

市园林处一位老同志回忆,他的心中有一本全处干部群众的活档案,哪家什么情况、需要什么帮助,他都记在心里。

一次司机小潘受伤昏迷住院,需要家属日夜守护。小潘家中有两个孩子,妻子来院照顾有困难。颜志定就赶去同小潘岳母商量,白天由岳母照顾,晚上由他守护。老颜白天照常上班,晚上守在小潘床边,端尿盆,揩脏物,盖棉被,一连数天直至小潘脱险。

1971年夏季,久旱无雨,居民用水吃紧。一天深夜,听到附近居民打井底水的声音,老颜想起单位里缺儿少女的张大伯、患病在床的小俞爹娘、出差在外老王的孩子……翌日清晨,他叫来一位青年工人,洗干净水桶,装满自来水,拉着600多斤重的水车,给10多户打水有困难的工人送水。

1975年5月,动物园小狮子出生,需要日夜照顾,人手不够。看着背着铺盖赶来的老颜,工人们感动地说,管狮子是他们的事情,领导过来看看就成了。老颜说,人手紧张,我有空就应该来帮助。

“我们一切工作干部,不论职位高低,都是人民的勤务员。”翻开颜志定的工作笔记,这段话提供了最好的注脚。

“50多岁的老同志,一身布衣、一双解放鞋,在扫地、倒痰盂,以为是机关的清洁工,后来才知道竟是一位副部长!”这一印象深深地定格在1979年刚从部队转业的范福祥脑海中。

担任组织部副部长工作很忙,但颜志定的办公室大门始终敞开着,想来就来,不用预约。在那个拨乱反正的年代,每天都有人上诉,只要有诉求,他都热情接待,认真听取,有一个查一个,错一个纠正一个。

“他常说,关心下一代要从关心身边的年轻人开始!”与颜志定在宁波市关工委共事多年的曹晖说,1993年,29岁的他转业来到市关工委,是颜志定手把手教他怎样写简报,怎样调研,带着他挨家挨户去老干部家熟悉情况。有一次,小曹出差外地,家中失窃,70多岁的颜志定骑着自行车赶去料理,就像亲人一样。

颜志定在一份自传中深情地写道,他是家中独子,不到八个月大父亲病故,留下孤婴寡母和年迈的奶奶,没有劳动力,靠挑荠菜马兰、拾柴拉草、编织草帽为生。稍长大就为别人放牛、打零工、到布店做学徒。解放后,家里分到田地,加入农业合作社,他也从一个“旧社会里终年担忧饥饿和失业的穷小子”彻底翻身当家作主,入了党,成为新社会的干部。是党和人民把自己培养起来,要懂得感恩,要把党和群众的利益放在首位。

 

不搞亲疏,始终保持公心公德

———老同事的评价

上世纪70年代后期到80年代后期,正是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,百业待举、百废待兴、生机勃勃的十年,宁波的发展也翻开了崭新的篇章。这十年颜志定担任宁波市委组织部副部长兼市人事局局长,他一心为宁波经济社会的建设发展选好班子用好干部。

1983年宁波地、市机构合并,班子调整配备的任务十分繁重,特别是涉及每个干部的进退去留,干部们想法多。颜志定担任市机构改革人事组组长,严格执行干部“四化”方针和干部标准,坚持以德为先,认真听取干部、群众方方面面的意见,从不掺杂私人情感,没有周末、没有节日,夜以继日,半年里几乎天天忙到半夜才休息。按期完成了市级机关部委办局50多个领导班子的调整配备。

有位干部对岗位调整有想法,一脸怒容找上门来,颜志定与他细致、坦诚地交流沟通了两个多小时,这位干部出来后,面色和缓地与颜志定握手告别。

老同事李新昌说,颜志定不搞亲疏,无论选人用人,始终保持公心公德。大家都很信服他。

1984年宁波被批准为14个沿海开放城市之一。众多重点项目、新建机构、高校院所、开发区的建设拉开了帷幕,而当时最缺的就是人才。宁波求贤若渴!当时小港开发区首期开发1.3平方公里,投入就要1亿多元。颜志定四处奔走揽才。他常对同事说:“要尽快让投下去的钱生出更多的钱来,要三顾茅庐,发现人才要像老虎钳一样,牢牢钳住!”

同年,国家批准北仑铁路工程。不到一周,颜志定和同事就组建了强有力的指挥部班子,抽调了25名骨干,从组织上保证了提前三个月完成土建工程任务。这一“打破纪录的速度”让人惊讶。指挥部在总结经验时,第一条就是“干部配得快、配得强。”

1985年市委决定率先引入竞争机制,面向全社会公开选拨领导干部。毕竟这是全国头一遭,颜志定在部会领导下,精心部署,积极探索。选拔圆满收官,还发现储备了一批近中期紧缺急需可用人才。时任中组部副部长的王照华说,宁波的这项改革应该在党的组织建设史上记上一笔。

颜志定上任后的头一件事就是平反冤假错案。有位老干部被错划,戴上了“反社会主义”的帽子,直接影响了他的生活和待遇。10多年来,他跑了许多单位和部门,一直无果。颜志定接手后,认真审查,调查核实,搞清了事实,报部会研究,为他改错,恢复了名誉。这位老同志当场说了三句话———共产党真好,组织部真好,颜志定真好!

“人退休了,理想信念不能退;人老了,一身正气不能失,做一名永不退休的共产党员。”这是写在颜志定工作笔记上的一段话。1998年10月他从组织部退休,旋即全身心扑在关心下一代的事业上,整整干了20年!

他挨家挨户动员老战士、老干部、老专家、老劳模、老教师一起关心教育下一代。

“他没有私心,大家都敬重他”,市关工委的李平说,爱国主义教育宣讲团、关爱工作团、校外辅导员等队伍也被组织起来,在校园内外、大墙内外、农村、社区、贫困家庭,到处有他们的足迹和身影。随着时代的发展,关工委工作又延伸到民营企业、外来务工子女中间。

公私分明,绝不能近水楼台先得月

———摘自颜志定的工作笔记

走进颜志定68平方米的居室,只见地面、四壁油漆剥落,除了几个老旧的橱柜,他亲手修补过的锅盆桌椅比比皆是。握住颜志定妻子的手,老茧又硬又厚,让人不由心酸。

文革前,颜志定在市委机关主持过迁移户口的工作。组织上曾多次动员他把妻子户口迁上来,他都以“我的困难自己可以克服”为由而婉拒。此后,他又一次次执意把妻子“农转非”的机会让掉。

颜志定的家在农村,老伴和三个儿子务农。1972年7月的一天,大儿子拿到一张招工进城的工厂报到证,这个家也有了减轻负担的机会。颜志定却执意要儿子退回报到证。“招工条件符合,社员都同意,为什么要退?”妻子和儿子想不通。颜志定说,来招工的是一位老同事,自己不能凭私人关系优先占有这个名额,共产党员应做老实人,办老实事。他说服儿子退回了报到证。此后,大儿子一辈子在农村,生活清苦。

二儿子凭着自身的努力,一步步走上基层单位管理工作岗位,如今已经退休;小儿子自小因为营养不良体质很弱,从部队复员后分到鄞县拉丝厂,工作三班倒,44岁办理了病退。小儿子数次病危需送上海,颜志定每次自己出钱叫救护车送诊。三个儿子,没有一个沾过身居要职的父亲的光。

颜志定心中自有一根不可逾越的红线———公私分明,绝不能近水楼台先得月!

担任市园林处领导时,他身在梨园不吃公家一个梨,没买公家一斤梨;身在柴场,不买公家一斤柴。而他家在农村,很需要柴草,因为缺少劳动力,家人用柴主要靠到田间河边耙些禾草。

他心中有对家人满满的爱。2008年从市关工委退下来后,他对老伴说,你16岁嫁入颜家,一世操劳。我所有的荣誉里有你的一半!我要好好报答你。他揽过一应家务,让老伴餐餐食有鱼,而自己吃冬瓜;为老伴订牛奶,每天一早取来要她喝。

4年前宁波出台相关政策,他凑钱给老伴买了老保和医保。他从不让老伴揩自己医保的油,但在老百姓大药房办了张会员卡,长年为老伴买药。

他心细如丝,5年前自费3万元给妻子装了心脏起博器,今年4月,他病危后,专门交待儿子们,后年的11月,别忘了给妈妈换起博器,并特地攒下这笔钱。

今年春节后,他病情加重,以他的身份可以入住干部病房,但他拒绝了家人的安排,将宝贵的医疗资源让给更需要的人。对外他一直隐瞒病情,不愿给组织和同事添麻烦。今年3月9日前,离退休党支部的组织生活,他强撑着参加了,4月9日的支部生活,他实在吃不消去,就让家人请假说:“一点小病,老伴不让出门。”

临终前,他拉着大儿子和二儿子的手,道出了久埋心底的愧疚,“当时园林处太忙,没赶上阿大、阿二的婚礼,很对不起,请你们谅解!”

清白家风传世,颜家的第二代中有2名共产党员,第三代3个孙女与孙女婿6人全是党员,追随着他未竟的事业!